足以诠释湖南人的性格
来源:「勇往直前平特坛」-六合彩六合彩,六合开奖现场,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   时间: 2018-10-03 09:44   点击:    作者:admin
早期的陌陌是一个俗气的应用,聚焦在周围人群,俊男靓女居多,一度被舆论评论为约炮神器。然而这没有阻挡其用户数量激增。 唐岩保持着产品经理的特质,很快带领团队升级应用,封杀了和约炮相关的账户和色情内容,推出了群组功能,以地点加属性定义群组,过滤

  早期的陌陌是一个“俗气”的应用,聚焦在周围人群,俊男靓女居多,一度被舆论评论为“约炮神器”。然而这没有阻挡其用户数量激增。
 
  唐岩保持着产品经理的特质,很快带领团队升级应用,封杀了和约炮相关的账户和色情内容,推出了群组功能,以地点加属性定义群组,过滤筛选用户,使用户在不同场景和不同趣味的群组中获得深度归属。同时,通过在各大城市铺天盖地的宣传,陌陌很快进入大众视野。
 
  湖南省三面环山,地势封闭。上世纪90年代,互联网的狂潮席卷全国,也渗透到了湖南各地的小镇,带动了很多喜欢互联网的年轻人。在此后的20年中,很多湖南青年加入到互联网创业的热潮中。
 
  “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,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,越孤独的人越有可能成为社交大王。”2018面6月,映客CEO奉佑生在港交所上市时说。
 
  陌陌科技CEO、董事长唐岩和腾讯高级副总裁、微信创始人张小龙,再到近两年崛起的快手CEO宿华和映客CEO奉佑生,湖南人占据了中国社交的半壁江山,牢牢把控了从一、二线城市白领、到三、四线及以下下沉市场的用户。从60后张小龙,到80后的宿华,三代湖南籍互联网人在这个赛道上努力耕耘。
 
  中国有很多省份以善于经商闻名,例如““晋商”、“闽商”、“浙商”,但提到湖南,更加有名的则是“湘军”。从曾国藩到毛泽东,湖南诞生了伟大的领袖,也涌现了很多为国效力的将士。由于湖南气候闷热潮湿,民风彪悍,素有“南方的北方人”之称,“不辣不革命,无湘不成军”足以诠释湖南人的性格。
 
  湖南人“吃得苦,霸得蛮,不怕死,耐得烦”的气质从古至今,体现在很多创业者身上。
 
  社交之外,湖南籍的创业者不乏58同城董事长兼CEO姚劲波、IDG资本合伙人熊晓鸽、世纪佳缘董事长龚晓燕等,他们在互联网各个领域链接更广大的人群。
 
  依靠自己的能力走出大山后,湖南人又带着社交产品回去,从微信到快手,深度链接一线到“五环外”下沉市场的人群,掀起一场互联网社交革命。
 
  “微信”无疑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社交产品,没有之一。到今天,微信月活用户已经超过十亿,如空气一般,几乎无处不在,堪称移动互联本身。而微信缔造者——张小龙,却又异常低调,甚至像空气一样让人“看不见”。
 
  张小龙出生在湖南邵阳市邵东县的魏家桥镇,这是邵东26个乡镇之一,位于邵东西南部、距县城14公里,邵水河穿境而过,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。
 
  从小就是学霸的张小龙高考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。从1987年到1994年,他在这个大学的电信系从本科读到硕士。毕业后,张小龙曾进入电信部门工作。但是这份工作带给他的是一种“窒息感”,最终他决定放弃铁饭碗,开始第一次创业。这个喜欢写代码的青年,孤身一人,创立了曾经轰动一时的Foxmail。到1998年,Foxmail用户量已达到200万。
 
  时任《电脑报》记者、后来的YY创始人李学凌曾描述:“只要你站在黄庄路口,大喊一声,我是Foxmail张小龙,一定会有一大群人围上来,让你签名。”
 
  人们崇拜张小龙,是因为他做出了优质的互联网产品,他是个优秀的产品经理。
 
  他远非玩转资本的大佬。最初做Foxmail时,拥有百万用户却不收费。周鸿祎曾评价他“完全没有商业头脑”。最终张小龙卖掉了Foxmail,2000年,博大网络以1200万元的价格收购Foxmail。
 
  一夜暴富的张小龙没有拿着这笔钱继续创业,而是买了一辆车,去了一趟西藏,然后作为Foxmail 的“陪嫁”,入职博大网络,之后沉寂了近五年时间。
 
  2005年3月16日,深圳腾讯公司宣布成功收购Foxmail软件和有关知识产权,Foxmail的创始人张小龙及其研发团队20 余人不久后也全部并入腾讯。在腾讯,张小龙受到马化腾重用,主导QQ邮箱的改革,在2010年一举把QQ邮箱打造成全国用户数量最高的邮箱。
 
  2011年,移动互联网变革的大潮下,雷军的“米聊”上线后,很快抢走了部分QQ的用户。张小龙团队临危受命,用一个月时间,上线了微信的最初版本,并在多次升级后,打败“米聊”,称霸社交网络。
 
  吴晓波形容张小龙之于腾讯,是匹马救主的“白衣骑士”。在微信红利的刺激下,腾讯市值一度在6年内增长近七倍,并在2017年突破3000亿美元。
 
  微信的每一项变化都广受关注,但张小龙本人却很少站在聚光灯下。从朋友圈到公众号,从支付功能到小程序,过去的数年中,张小龙遵循着自己的节奏,不断扩大着微信的外延。在他的坚持下,微信也保持着极简的风格,向张小龙的偶像乔布斯致敬。
 
  作为标准的“码农”,张小龙曾表示多年来还是看不透复杂的社交。他曾提到,“说老实话,做了这么多年工作以后,我感觉对人性的把握是最重要的。我现在越来越难判断什么是好的、什么是坏的。”
 
  但他却意外地做出了影响一代人的社交产品,成为众人眼中的“社交教父”。2015年,他的湖南同乡,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要开发一个二手货物社交和交易的平台“转转”。姚劲波还亲自到广州,向张小龙讨教社交之道。随后转转也接入微信钱包入口,两个湖南老乡完成了一次重大合作。
 
  工作后的张小龙很少再回到家乡。入职腾讯后,他把父母接到广州定居。据邵阳市当地媒体报道,张小龙也在关注家乡建设。魏家桥镇的老干部曾提到,2014年,村中修路,资金短缺,他电话联系张小龙,希望他能捐款资助。张小龙虽然身在美国,但还是特意委托父亲,给村中捐助了3万元。
 
  张小龙带着微信一骑绝尘,而他的湖南同乡,来自湘西的宿华,在短视频场景中,探索着用兴趣链接用户的可能性。
 
  他们性格相似,都是爱写代码、不善言辞,勤勤恳恳的产品经理。
 
  2015-2016年,快手短视频低调崛起。2016年2月,快手宣布用户数超过3亿。一篇名为《底层残酷物语: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》的文章爆红网络,让快手进入主流公众视野。人们才发现,老铁和双击666已经成为小镇青年的流行语。
 
  快手的创始人宿华成长在湘西,这里是沈从文笔下与世隔绝的“边城”。虽然现今的凤凰古城早已游人如织,但湘西人身上的质朴与纯真却没怎么改变。
 
  闭塞的小城没有禁锢宿华的视野,他的起点,甚至高于前辈。刚满16周岁时,宿华便成为镇上第一个拥有电脑的少年,并开始学习写代码。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形容代码的美妙是“人类思想和灵感的一种表达方式”。
 
  宿华第一次离开湘西,到千里之外的清华大学求学时,他已经可以带领一波兄弟们靠写代码赚外快了。
 
  宿华的职业起点在谷歌,他曾在硅谷工作两年半。但随着谷歌退出中国,宿华选择到百度搜索继续担任架构师。随后,他辞职创业,早期的创业项目曾被阿里收购,但他拒绝入职阿里。
 
  2011年,宿华创建快手,这是他第三次创业。这原本是一个用来制作分享GIF的手机应用,2012年,转型为短视频社区。
 
  自创建以来,快手获得众多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,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、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、百度投资部等。2017年3月,腾讯产业共赢基金领投快手D轮3.5亿美元的融资。
 
  宿华在BAT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兜兜转转,不到30岁年薪已经过百万,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 
  但宿华保持着湖南人一贯的低调。即使快手成为了短视频领域的佼佼者,他也很少接受采访,更多时候选择闷声赚钱。
 
  宿华常年驻守在“宇宙中心”的五道口,搬了几次家也没有离开。2013年,创业不温不火时,他遇到另一个爱写代码,有“天通苑张小龙”之称的程一笑。两人都低调又淡泊名利。一个喜欢做动图,研究短视频。一个研究社交。晨兴资本建议两家合并,从而有了之后短视频领域的“一哥”快手。
 
  与IT精英云集的硅谷相比,快手的世界更吸引宿华。三、四线及以下城镇与乡村,这里有主流人群很难接受的三俗和土味视频,也有真实的生活。
 
  “我们更希望快手是这个世界的一面镜子,照出这个世界最完整和最准确的样子,不想因为精英的话语权更大,就让镜子里出现更多精英喜欢的画面”,宿华提到。
 
  然而,宿华不像张小龙,可以在马化腾和整个腾讯集团的助力下,专心做产品。随着快手走入大众视线,并引发争议,宿华意识到,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。2017年,快手成立了公关和市场部门,开始“认真”宣传自己。
 
  宿华说,他必须抑制住身体内作为程序员的部分。到2017年底,他提到由于事务繁忙,他停止了亲自写代码,一年半没有写代码,他提到总觉得手痒。
 
  2017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由京东CEO刘强东和美团CEO王兴组织的“东兴局”上,宿华已经与马化腾、雷军、沈南鹏等一众大佬同坐,与同在局上的58同城创始人的姚劲波一起,成为湖南互联网创业者的代表。
 
  快手发展过程中,也不乏湖南元素。今年7月,快手和湖南张家界达成战略合作,快手将通过为张家界定制短视频宣传计划、启动旅游行业“子母号”联动管理平台、实施旅游扶贫计划。快手科技副总裁龙安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,张家界有近45万的快手注册用户,用户数量超过常住人口的四分之一,日活用户近17万。
 
  2000年,刚迈入大学的宿华已经开始思考创业,而奉佑生则刚刚放弃湖南小城公务员的“铁饭碗”,坐着长途大巴,一个人跑到广东打拼。他先是做ERP系统开发,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的前身华动飞天公司,一待就是十二年,先后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。
 
  湖南永州人奉佑生自幼生长在真正的大山深处,永州三面环山,地势复杂。这里走出的奉佑生却敏感地洞察了互联网的风口。
 
  奉佑生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“蜜live”。蜜live主要针对留学生,很快积累了超过一百万的用户,并且获得了不少付费收入。
 
  “千播“大战前夜,昆仑万维合伙人周亚辉和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入局直播领域,他们选择了映客。他们在接受采访时提到,这是因为映客在移动端良好的产品体验。当时很多直播产品从PC端转型,存在一些问题,而映客跳过了PC阶段直接从移动端入手,具备了后发优势。
 
  “我自己都沉迷进去,一下子看了3个小时,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,我觉得这个东西肯定有市场。”周亚辉甚至在没有见到奉佑生本人时,就决定了这笔投资。
 
  奉佑生自己也承认,映客能够从市场上爆发出来,主要是抓住了三个要点:实现秒开、实时美颜、高薪日结。“这几个要点都从不同的角度满足了用户的人性需求。”他提到。
 
  映客喊着“你丑美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的口号,用先进的美颜技术和优渥的薪资,网罗了一批网络红人,也牢牢地把握了不少愿意在直播上消磨时间和金钱的用户。2018年6月,映客在港交所上市。
 
  然而,直播风口吹过,映客也不得不面临红利消退的现状。奉佑生开始把目标转移到下沉市场,他在三、四线城市挖掘直播人才,进行落地宣传。奉佑生表示,他相信在下沉市场,更多的用户需要直播来陪伴,解除孤独。
 
  而与此同时,宿华却想甩开包袱,向一、二线城市扩展,推出了一批青春时尚的广告,希望借此为快手重新建立调性。
 
  奉佑生说出了很多码农的心声,“我是一个比较宅、不善社交的人,但越宅的人,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,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。而越是社交大王,越可能做不出好的社交产品。”
 
  2017年,映客把华南总部落户在湖南长沙高新区,在长沙建设了多达千人、占地7000平方米的审核基地,引入大数据技术,每天24小时对内容进行严格的审核。整个华南总部近2000人的团队中,70%从事安全管理,保障直播平台的内容安全。
 
  社交的另一极链接的是更多的陌生人。2011年,张小龙遇到了微信,而比他小十岁时任网易总编辑唐岩的社交帝国也开始萌芽。
 
  唐岩是另外一种性格的湖南人。
 
  被誉为“湘中明珠”的娄底交通四通八达,是曾国藩的故居。娄底人唐岩也不似张小龙低调。他身上不仅有湖南人的热情,还有些绿林好汉式的“匪气”。他8岁开始打群架,年轻气盛,讲义气,曾为朋友出头,自己头上缝了20多针。即使在陌陌上市,唐岩坐拥超50亿身家,他也曾在离办公室不过几百米的饭店前与人发生口角,甚至出手。他却并不感到后悔。
 
  “他打我,难道我不还手?”江湖气的唐岩极具湖南硬汉的不羁江湖气。
 
  他的文字也霸气张扬,网易编辑黄章晋在娄底的BBS“神童湾”上发现了他的文章,在2003年将他招至网易任职编辑,唐岩得以走出小城。
 
  作为北漂大军的一员,他深刻体会到在城市里的社交关系的缺失,大多数人的社交局限在小范围的同事圈和行业圈。
 
  “这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交网络,需求不能被满足的。”他相信,移动端一定会诞生一个社交爆款产品。
 
  陌陌的发展一波三折。2011年,唐岩主打陌生人社交的陌陌才刚刚上线,老乡张小龙的微信却恰好推出“附近人”的功能,进军陌生人社交领域,唐岩面临着严峻的竞争环境。